製圖:李姿閱
  南水北調中線一期工程主體已經完工,今年秋季汛後,來自丹江口水庫的清水將沿線北上,滋潤華北,為首都“解渴”。然而長途跋涉而來的江水與北京本地水源水質不同,現有城市供水管網能否適應?人們依稀還記得,2008年北京調用河北應急水源後,出現了較大範圍自來水發黃的現象,這一情況是否會重演?北京是否做好準備迎接江水進京?
  北京市水務局相關負責人表示,北京市供水部門已在丹江口水庫的試驗基地做了近6年的“水土匹配試驗”,並根據試驗結果採取了若干有針對性的應對措施,相信今年江水進京後不會出現大面積“水黃”現象。
  近六年“水土匹配試驗”摸清南水“脾氣”
  早在2009年,北京市就在丹江口水庫建了一個“微型水廠”,微型水廠的處理設施、工藝流程全部模擬北京各自來水廠。“這個微型水廠的建立源於2008年的‘水黃’事件,從整個事件來看, 雖然‘水黃’給城市運行、居民生活帶來了不利影響, 但政府各部門應急處置得當,沒有對整個城市的運轉造成影響,並且從中汲取很多經驗教訓,為南水北調水進京做好了充分準備。”北京市水務局供水處處長胡波表示。
  據介紹,2008年“水黃”現象發生後,北京市水務局立即組織了由清華大學、中科院生態中心等單位組成的專家小組,尋找原因,研究解決辦法。經實驗測定,由於河北省黃壁莊水庫來水中成分不同,特別是硫酸根、氯根濃度大幅度增加和鹼度的減少,增強了水的腐蝕性,打破了北京供水管網中管垢的酸鹼平衡狀態,造成管垢的保護層被破壞,內層疏鬆的鐵鏽溶入水中,造成自來水龍頭出現“黃水”。
  為了摸清“南水”合不合北京供水管線的“胃口”,北京自來水集團將所有在用的供水管線分別截取下來,千里迢迢運到丹江口“微型水廠”,在現場進行浸泡試驗。試驗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為觀察階段,觀察水質在北京的供水管網中是否發生了變化。“剛運來的時候,所有的水管都出現了發黃現象,有輕有重。”第二階段為控制階段,通過改變水中的相關指標,來觀察和判斷是否還會出現黃水現象。
  科研人員分析發現,丹江口水庫水硫酸鹽和氯化物相對不高,其腐蝕性與北京地表水接近,但高於北京地下水。出現明顯“黃水”的管路系統在持續通水的狀況下,黃水會隨時間逐漸減弱,直至穩定,正常合格。
  為保證北京的供水管網適應南來之水,北京市目前著重對沒有防腐塗層的老舊管網進行了更換,長安街沿線、幾大環路幹線以及主要的連接線均進行了更換。對不便於更換的地下管道,自來水集團採取了一種除銹噴塗技術,去除掉管網中的沉積物,並給管網內壁穿上“新裝”,從而保證管網水質穩定。“截至目前,經過更換和防鏽處理的管網長度達到了2200公里。”胡波說。
  1∶4“兌水”確保不發生大範圍“水黃”
  雖然從目前看,丹江口水庫的水質與密雲水庫的水質基本相似,差別不大,管道的適應度也很高。但從安全、穩妥的角度出發,北京市水務局還是確定了1∶4的搭配比例,即南水與本地水源進行1∶4搭配使用,明年再逐步擴大江水的用水用量,最終達到1∶1的比例。
  “之所以做出1∶4搭配比例的決定,一是汲取河北水進京時的經驗教訓,二是緣於將近6年在丹江口水庫模擬試驗室連續的監測數據總結。”胡波介紹。
  拉森指數(LR)是目前評價水質對鐵質管網腐蝕程度的常用方法,試驗結果表明,若將出廠水的硫酸鹽濃度控制在每升80毫克以下,拉森指數小於0.8,管網鐵釋放現象就能夠得到控制。
  2008年“水黃”事件發生後,北京市自來水集團採取不同兌水比例的調度運行方案,嚴格控制外來水與本地水的取用比例。這種運行方式要求每天依據用水需求和水源特性統籌測算,將拉森指數為0.8作為基本參數,統一調度市區各水廠配水量。在後來多次水源切換時沒有再發生大範圍的“黃水”現象。
  記者瞭解到,此次南水進京涉及的城區水廠包括第九水廠、第三水廠、田村山水廠和郭公莊水廠四大主力水廠,其中前三大水廠均為雙水源,既有本地水源又迎納南來之水。以第九水廠為例,該水廠共有四個進水口,分別來自於密雲水庫、懷柔水庫、應急地下水源和南來之水,通過控制水廠進水閘門的大小,就能控制進水比例,從而實現“混搭”的目標。
  與上述三大水廠不同的是,位於南四環附近的郭公莊水廠以南水北調之水為唯一水源,年底前具備通水條件,一期日供水能力可達50萬立方米。郭公莊水廠建成產水後,產自第九水廠的自來水就不用再“長跑”70公里到南城服務了。
  胡波介紹,為了不讓郭公莊水廠生產的自來水與管道中的水垢發生反應,供水部門將通過控制管道壓力,讓該水廠供水範圍不越過南三環一線,而在這一線以南多為新建小區,管網積垢不多,產生明顯水黃現象的可能性不大。
  應急供水儲備中心可滿足50萬人飲水需求
  胡波坦言,雖然從目前各項準備工作來看,發生大面積水黃的可能性不大,但局部、短期的水黃現象並不能完全避免。他舉例說,“比如一個家庭全家出游一周,回來剛打開水龍頭肯定會發現水有些發黃,要多放一會,等水澄清了,再用就沒事了。”
  記者在香港水務署的網站看到對此現象有如下解釋:“呈黃色的食水只含微量鐵質,不會危害健康。事實上,一般人每日從食物中吸收的鐵質,遠超從這些食水中所吸取的鐵質。在正常情況下,只須開動水龍頭沖洗片刻,水帶微黃的問題通常可解決。”
  如果發生“水黃”怎麼辦?市水務局相關負責人表示,在南水北調飲水安全保障方案中,還對飲水安全加上了最後的“保險”——市自來水集團將建設應急飲用水生產儲備中心,目前正在籌建。
  胡波介紹,今年南水北調水源進京後,南水北調水源與北京地表、地下水源將共同成為北京市的供水水源,城市供水系統將面臨更加多樣而複雜的水源格局,多水源供水帶來的管網適應性的問題也對城市供水管理部門和企業提出了新的課題。
  “大部分國際城市只有一處水源,但北京卻有20多個水源地。”談起怎樣保障北京用水,北京市自來水集團新聞發言人梁麗十分感嘆,“只有我們知道,北京為瞭解決居民用水的後顧之憂,是怎麼千方百計、七拼八湊從這些水源地取水和輸水的。”
  由於南水北調水源屬於長距離輸水,出現突發事件的風險性也相應增大,為避免出現近年來國內各城市發生水源污染後的搶購瓶裝水現象,北京市應急飲用水生產儲備中心建成後將具備每日3萬桶桶裝水、80萬瓶瓶裝水的應急供水能力,能夠滿足50萬人一天基本飲水需求。  (原標題:江水進京,管網咋適應?(深閱讀·關註江水進京·管網安全))
創作者介紹

流浪狗

dm14dmbh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